為了自救,好萊塢必須建立自己的 ChatGPT

矽谷計劃利用人工智能來對電影和電視做到新聞和音樂所做的事情,但現在還不算太晚可以抵抗。

作者: ROGER MCNAMEE

美國編劇工會(WGA)正在對抗工作室,以爭取一份新合同,讓編劇能更充分地參與這個行業。中心分歧在於經濟問題,但最引起公眾關注的問題是所謂的人工智能(如ChatGPT)對創意專業人士(包括編劇)生計的威脅。

ChatGPT是一個生成式人工智能程序,它通過大量文本的訓練來預測應該跟隨文本提示或單詞字符串的單詞。它並不具備智能,儘管其用戶界面被設計成創造這種幻覺。

工作室認為生成式人工智能是他們可以用來對抗編劇的工具。某些類型的編程可能是公式化的,例如頒獎典禮和情景喜劇,這鼓勵編劇模仿過去成功的劇本。理論上,一個構建良好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可以提供這樣一個劇本的初稿。但工作室高管更進一步,想像像ChatGPT這樣的產品將改變從頒獎典禮到特色電影的編劇過程。工作室認為這既是潛在的成本節省,也是將劇本創作從可版權的工作轉變為僱傭工作的一種方式。

幾乎可以肯定他們將接受生成式人工智能,即使它只能產生垃圾,這也是他們將得到的。他們已經喝了矽谷炒作商們灌下的藥水。

我在好萊塢的工作經驗——作為《矽谷》五季的顧問,以及參與《臉書困局》、《社交困局》和《偉大的駭客》等紀錄片——使我相信,如果工作室聰明的話,他們將明白他們的利益與編劇、導演和所有創意人士的利益是一致的。矽谷正在進攻他們的利潤率。

首席執行官們相信,生成式人工智能將降低他們的勞動成本。他們忽視的是,矽谷計劃利用人工智能對好萊塢所做的正是對新聞和音樂所做的。矽谷的誘餌和轉移策略遵循一個模式,科里·多克托羅(Cory Doctorow)在談論社交媒體時稱之為“惡化”。社交媒體平台向用戶提供利益,直到他們上鉤,然後他們“惡化”產品以吸引廣告商。一旦廣告商上車,平台就會“惡化”他們的體驗,以及用戶的體驗,以獲得最大價值。他們在Facebook、YouTube、Instagram、Twitter、SnapChat和TikTok上完善了這個遊戲計劃,現在正在將其擴展到社交媒體之外。

我們在視頻流媒體技術中看到了這一點,這是對好萊塢的圍困的第一步。正如大型科技公司總是做的那樣,他們用短期利益誘餌陷阱,例如增加對節目的投資,這以高質量、有限播放的黃金時代劇集的形式出現。流媒體導致節目數量激增,但每個節目的集數大大減少,這意味著編劇每次只能被僱用八到十個星期。此外,流媒體削弱了電視綜藝節目的轉播,這一直是編劇的一大收入來源。流媒體所宣傳的好處在過去兩年迅速消失,因為工作室進入了流媒體市場,飽和了消費者需求,迫使所有相關方削減成本。

現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是潛在的致命一擊,可能會導致版權所有者放棄他們幾十年來創建的劇本庫,以換取永遠不會實現的承諾的好處。

當談到生成式人工智能和視頻時,矽谷只需要吸引一個群體——好萊塢高管。一旦工作室接受,他們將受到該技術提供者的支配。這在新聞業中發生過。在音樂業也發生過。矽谷沒有消滅這些行業,但它掌握了觀眾的控制權,並提取了巨大的潛在利潤。對於工作室高管來說,生成式人工智能是一個智力測試。

最好的前進道路是讓工作室和編劇承認四個現實。

首先,生成式人工智能最終將成為某些創意領域的有價值工具,可能包括劇本創作,但前提是該人工智能從頭開始為該任務建立。

其次,當前的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缺陷使它們不適合進行嚴肅的工作,尤其是在創意領域。像ChatGPT這樣的通用人工智能是通過創作者從互聯網上竊取的任何內容進行訓練的,這意味著它們的輸出通常是一些假冒的看似權威的胡言亂語。它們最好的能力就是模仿它們的訓練集。除非它們的訓練集包括一個龐大的好萊塢劇本庫,否則這些人工智能將永遠無法創作出草稿劇本,即使是最公式化的節目。

第三,矽谷是工作室和編劇的共同敵人。工作室可以與人工智能公司合作,壓榨編劇而不受損害,這是一種幻覺。矽谷正在利用編劇報酬的潛在減少作為誘餌,陷阱的目標是工作室的利潤。

第四點,好萊塢沒有理由不能創造自己的生成式人工智慧來與ChatGPT競爭。製片公司和編劇掌握著製作出優秀人工智慧所需的知識產權。一個基於由單一製片公司或多個製片公司貢獻的每一個劇本所訓練的生成式人工智慧將會比ChatGPT產生更好的劇本。它可能不會產生下一部《卡薩布蘭卡》,但它可以產生一份優秀的艾美獎頒獎典禮的初稿劇本。並且它將保護好萊塢的商業模式,為下一代人謀得利益。

如果製片公司分別或共同創建並掌控人工智慧,好萊塢的未來將會更加光明。這第四點的核心是對生成式人工智慧主要參與者提起侵權訴訟的法律策略。如果版權完全沒有意義,好萊塢必須挑戰矽谷對“無需許可創新”的主張,這已經成為從消費者安全到公共衛生再到版權等領域的違法行為的避風港。

有人可能會說好萊塢沒有能力“做技術”。這是荒謬的。皮克斯、Weta Digital和電腦生成特效行業證明了好萊塢不僅能夠掌握技術,還能在其中創新。

有許多開源架構可用於生成式人工智慧。製片公司和編劇工會可以以低廉的價格獲得許可並聘請一些工程師來訓練他們自己的人工智慧。這將需要很多年的時間,但版權訴訟將為這個行業購買所需的時間,甚至可能成為一個巨大的利潤中心。

編劇和製片公司之間還有一些嚴重的問題需要解決。人工智慧是談判的一部分,但在實質上與其他議題有所不同。科技行業希望利用生成式人工智慧從電影和電視中獲取利潤,就像它在其他媒體類別中所做的一樣。問題是製片公司是否會重蹈新聞和音樂的覆轍。

AI 全文翻譯 Wired

新增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