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有望制止證交會對加密貨幣的戰爭

重申憲法的力量,加密貨幣開啟金融自由的革命

圖/由 0xchou 製作提供

自從加密貨幣成為開源軟體行業的重要一環以來,它一直處於一個困境中。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銀行監管機構試圖以訴訟和監管措施來瓦解這個新興行業,意圖使合規性成為不可能。
然而,最高法院的幾位法官——尼爾·戈蘇奇(Neil Gorsuch)、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或許會對證交會對法律的解釋提出質疑。

回首美國獨立革命的歷史,1776年7月4日,當時的領袖們在簽署《獨立宣言》時並未確定勝利的前景。
他們為獨立而戰,但卻面臨著不確定的局面。
這些自由戰士勇敢地奮鬥,儘管偶爾取得勝利,但他們的人數嚴重不足,難以保留志願兵。
他們唯一的奮鬥機會就是對自由事業的堅定承諾。

加密貨幣作為一個開源軟體行業,也面臨類似的困境。SEC和銀行監管機構試圖以訴訟和監管措施來瓦解這個新興行業。
然而,這些行動與美國創立者在憲法中所提出的原則相悖。
創立者們受啟蒙運動的影響,以權力分立的原則設計了憲法。
他們的願景是建立一個三權分立的體系,以相互制衡,防止權力的濫用。

在現代加密貨幣戰場上,Coinbase站在最前線,正面對著SEC提起的訴訟。
該公司在回應訴訟時,依賴”重大問題原則”提出了聲明。
這一重要的法律原則要求像SEC這樣的機構在規避國會角色、操縱模糊且陳舊的法規時承擔責任。

最高法院在奧巴馬和拜登政府時期的重大案件中,強調了重大問題原則的重要性。
這一原則強調了一個關鍵點,即當機構試圖規範具有重大國家或政治意義的問題時,必須得到國會的明確授權。

這並不是一個新的或未經考驗的原則。
當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試圖以其對藥物的監管權力來規範香煙時,最高法院否決了這種濫權行為。
法院指出,儘管尼古丁在技術上是一種藥物,但並不屬於國會在創建FDA時打算規範的舒緩藥物類別。

環境保護署(EPA)試圖將其職權擴大到碳排放的規範時,也遭到類似的判決。
EPA被禁止擴大其在電廠污染方面的職權,制定一項關於碳排放的全國政策,這超出了其職責範圍並侵犯了立法機構的角色。

最近,最高法院撤銷了拜登的學生貸款寬免計劃,再次彰顯了重大問題原則的重要性。
Coinbase的總法律顧問保羅·格雷瓦爾敏銳地觀察到,我們可以將加密貨幣替換為學生貸款,並想像出一個類似的結果。

SEC主席加里·根斯勒的辯護者辯稱,1930年代的證券法已成功適應了互聯網時代,因此也能適應加密貨幣。
然而,他們卻在加密貨幣上持固執的態度,堅持開發者必須遵守無法遵守的法律,而忽視了Coinbase在2022年提出的法規請求中所提出的眾多問題。
這正是尼爾·戈蘇奇、布雷特·卡瓦諾和艾米·康尼·巴雷特等法官所關注的重大問題原則,對SEC對加密貨幣監管的方法具有重要意義。
這一原則充當著憲法的指南針,引導著權力的方向,並限制各個機構的濫權。

在美國憲法的設計中留下了一整套工具,以在這個國家中爭取自由的革命。
法學家和憲法學家,包括戈蘇奇,正在重新喚起創立者對於三個機構之間權力平衡的願景,其中包括重大問題原則。

Coinbase、Ripple和Binance等加密貨幣被告正在開創屬於自己的革命。
他們身處於這場運動的前沿,致力於將權力從中央機構轉移到個人手中。
在他們的奮鬥中,他們使用與我們的創立者用來塑造這個國家的完全相同的工具。

我們的創立者為政治自由的鬥爭和當前在數位領域中的金融自由鬥爭之間存在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這兩個運動的基礎深植於追求自主權和自由的渴望中。

最高法院有望成為加密貨幣行業的守護者,制止證交會對加密貨幣的戰爭。
這場戰爭不僅關乎加密貨幣行業的未來,也關乎個人的金融自由。
加密貨幣開啟了一個革命,將權力交回個人手中,並為金融領域帶來了新的可能性。
憲法和重大問題原則成為我們的指南,引領著我們走向自由的未來。


文章出處&參考

新增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