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中使用人工智慧的藍圖

學者們概述了這些工具的最佳使用方式和部署途徑

作者: Dylan Walsh  原文: STANFORD UNIVERSITY HUMAN-CENTERED Artifical Intelligence

two hands

憂鬱症是全球殘疾的主要原因。焦慮症將在美國成年人的一生中影響近三分之一的人。心理健康問題是繁重且普遍存在的。

儘管人工智能在改善心理治療的科學和實踐方面具有巨大潛力,但這仍然是一個高風險領域。目標不僅僅是提高治療效率,還要改善生活,避免像自殺這樣嚴重的結果。

在一篇新的工作論文中,約翰內斯·艾希施塔特和伊麗莎白(貝琪)·斯泰德與七位合著者合作,這些合著者的學科背景從心理學到計算機科學不等,他們定義了在心理治療中應用人工智能的潛在好處和關注點。作者們闡述了他們對如何在這個領域中善用人工智能的願景。“我們概述了嚴格和安全的評估應該是什麼樣子,”該論文的主要作者斯泰德說道,他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生,也是斯坦福大學的即將到職博士後研究員。“這真的需要負責任地完成。”

人工智慧在心理治療中的價值

AI在心理治療中最明顯的應用之一,也是未來科技可以適應的領域之一,就是作為一種超級秘書的使用。如果使用得當,AI可以幫助臨床醫師進行初診訪談、文件記錄、筆記和其他基本任務;它是一種使他們生活更輕鬆的工具。

「診斷和治療過程中的重要部分對於治療師和客戶來說可能很繁瑣,例如症狀追蹤問卷或進展筆記,」Stade說。「將這些低級任務和流程交給自動化系統可能會讓臨床醫師能夠專注於他們最擅長的事情:仔細的差異診斷、治療概念化和整體洞察力。」

患者也可以從AI系統中獲得類似的好處。心理治療通常涉及在會談之間分配給患者的任務,例如在家完成的練習工作表和活動。例如,這些任務可能被設計用來幫助患者追蹤她的思想和感受,以便在下一次治療會談中進行討論。AI系統可以使這個過程更加有趣和動態,從而更加有效。

最後,AI可以顯著改善不同治療方法的科學和實驗基礎。首先,隨著聊天機器人技術的改進,未來的機器人可能能夠支持數百種不同干預組合在數千或數十萬名患者中進行對照試驗,這是如果需要人類治療師引入和提供每種干預措施的話是不可能的。除了實現這種「超級科學」之外,AI已經被用來分析治療會談的文字記錄,並確定干預措施是否被正確使用。

「我們知道心理治療是有效的,但我們也知道它可以更好地發揮作用,」Stade說。「如果我們能夠使用文字記錄來追蹤治療中實際發生的事情,然後將其與治療結果聯繫起來,我們就可以改進我們的臨床干預措施。」

一條通往負責任發展的道路

鑑於這些前景,並且心理健康是一個價值1000億美元的市場,艾希斯塔特擔心公司會匆忙進入這個領域,沒有進行應有的審慎。他已經接觸到想要將機器學習工具應用於心理治療領域的風險投資家,他們想要“將大型語言模型應用於問題上,看看是否有效”。

為了對抗這種淘金熱心態,研究人員提出了一個三階段的過程,類似於自動駕駛車輛的開發,以有效且負責任地將人工智能整合到心理治療中。在第一階段,即輔助階段,人工智能執行簡單具體的任務,以支持治療師的工作。接下來,在合作階段,人工智能主導提出治療選擇的建議,但人類進行調整和最終決策。最後,在完全自主的階段,人工智能不僅管理與患者的整個臨床互動,還負責像計費和預約安排等事務。

對於艾希斯塔特來說,重要的是工程師和治療師在所有問題都被發現和解決之前不要從第一階段轉向第二階段,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從第二階段轉向第三階段。他承認這是一個明顯緩慢的過程,“更多的是幾十年而不是幾年的時間”,他說。

研究人員還強調透明度的重要性:患者必須知道他們正在與一個機器人對話,並且他們必須有能力選擇退出。這些系統的批准應該遵循類似於FDA藥物批准過程的程序,對所有內容進行評估以確保安全性和有效性。

這篇論文是由世界幸福項目(一個由多所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家和心理學家組成的聯盟)的持續努力所產生的,某種程度上也是向心理學家社群發出的警示。艾希斯塔特指出,他和他的合作者對正在發生的技術變革所付出的關注並不一定代表整個領域。

他說:“我們明白這一切即將到來,但這對許多心理學家來說並不明確。我們需要臨床界醒覺並擁抱這些技術的責任。在它們變得多麼強大、多麼迅速地成為社會支柱之前,很容易忽視它們的好處,直到為時已晚。”

新增留言